[原声大碟] 冰与火之歌 - 权力的游戏 (Game of Thrones Season 2)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April 5, 2013 分类:随写随意

Game of Thrones S2.jpg

下载(MP3)

[01 Main Title.mp3]
[02 The Throne Is Mine.mp3]
[03 What Is Dead May Never Die.mp3]
[04 Warrior Of Light.mp3]
[05 Valar Morghulis.mp3]
[06 Winterfell.mp3]
[07 Qarth.mp3]
[08 Wildfire.mp3]
[09 I Am Hers, She Is Mine.mp3]
[10 Pyat Pree.mp3]
[11 Don’t Die With A Clean Sword.mp3]
[12 We Are The Watchers On The Wall.mp3]
[13 Pay The Iron Price.mp3]
[14 One More Drink Before The War.mp3]
[15 House Of The Undying.mp3]
[16 Stand And Fight.mp3]
[17 The Old Gods And The New.mp3]
[18 Mother Of Dragons.mp3]
[19 I Will Keep You Safe.mp3]
[20 The Rains Of Castomere.mp3]
[21 Three Blasts.mp3]

纯银:周报的逻辑(续)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January 11, 2013 分类:随写随意

作者:纯银 [http://blog.163.com/firecacada/]
日期:2012-06-13

周报是什么呢,它是一个管理上的怪胎。

几乎2年前,我写了篇文章《周报的逻辑》,据说还被某广州IT公司内部群发。回头来看,正如我对自己博客的长期总结:1/3是蠢话,1/3是废话,只有1/3还值得一看。

时隔22个月,我打算重新谈一谈周报这个话题。

首先,周报起源于管理者对下属的不了解,不信任。因为不知道你最近在做什么,接下来准备做什么,所以要给我一份汇报。又因为对你不是很信得过,所以用“每周一期”这样的高频度向我汇报。

了解和信任在职场中,其实是极为稀罕之物。别不开心,这是实话。上司每天站在身后盯着你工作吗?他在每台电脑里安装了监控软件吗?那他怎么知道你的工作进展——既然他不是跟梢或者黑客。

懂得跟上司主动沟通的人不多,即便有,也会被同事鄙夷为“马屁精”。大多数人都坦然地等着上司找自己来问话,你想想情景是不是很傻……XX,你最近的任务进展如何了?定期重复的问题会让两边都觉得厌烦,挨个问过来更是浪费时间。若把这环节放在周会上,不仅流程又臭又长,说不定又有点被公审的不快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纯银:周报的逻辑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January 11, 2013 分类:随写随意

作者:纯银 [http://blog.163.com/firecacada/]
日期:2010-08-14

摘自一封内部邮件,公开也无妨。

最近新同事加入很多,按照我的要求,入职半年内需要发送周报给我,半年后自己选择是否仍需发送。这里有个看起来很愚蠢的问题。

为什么要发周报?

行业内可能大部分的人都认为,周报就是流水账,是主管显示权力的手段。最后还就真把它给搞成了一封流水账,或寥寥数语。但这是错误的理解。

在职场中,有一条冷酷定律,叫做“如果主管不知道你做了某件事情,相当于你就没有做过这件事情。”听上去不近人情,其实完全符合实用逻辑。工作分很多类别,有结果容易显露出来的,比如策划案;有不容易显露出来的,比如市场调研和用户维护;有重复性较强的,比如内容审核和数据统计;还有种情况是任务周期较长,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让别人了解进展情况。

大家并不是为了上司而工作,但对于工作的结果,我们都希望得到一个公正的评价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韩寒:来,带你在长安街上调个头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November 17, 2012 分类:随写随意

作者:韩寒 [http://blog.sina.com.cn/twocold]
日期:2012-04-11

十年前,我在北京租了一个夏利开,人虽不面,无奈车慢,所以很知趣的开在机场高速慢行道上。车里坐着朋友,我俩当时都是愤青,正激烈批判着腐败和权贵,突然后面一辆奥迪贴近晃灯,并用警报呼哧了一下。我一看旁边车道是空的,也没让,继续自顾自开着。没过十秒,那台奥迪突然满血,全身能闪的地方都闪了起来,随即,我被后车用扩音器劈头盖脸骂了一顿。坐在边上的朋友抢了一把方向盘,说,咱让让吧。奥迪很快从我边上超了过去,骂声一直缭绕了好几百米。我对朋友说,妈的,这帮孙子走路像王八,必须横着走到底,开车像火车,必须一条道开到黑。朋友说,算了,你看人家的牌照,京AG6X打头,这个很厉害,一般来说是给XXX的,还有那些京A8开头的,以后你得看着点,都是给XXX的。作为一个只知道沪A牌照100位以内惹不起的上海司机,我听得云里雾里。最后朋友对着远去只会开直线的奥迪牌火车,恶狠狠撂下一句,操,以后宽裕了,还是得买黑色奥迪。

后来朋友真买了黑色奥迪,却一直没有上牌。我说,这不挂牌照没问题么,朋友说,没事,我有这个。他指了指前窗下的一块铁皮,上面写了两个字,警备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又增添了“京安”“人民大会堂XXX”“政协XXX”,一直码到了副驾驶,堵车的时候都能用来打牌比大小了。我非常担心随着牌子的越来越多会挡住他的视线。好在朋友喜欢激烈驾驶,每次一劈弯,那些牌子就因为惯性,全摞成一堆了。于是朋友就得停车重新洗牌。我问他,这在路上开管用么?朋友说,太管用了,你看我,没牌照,但装了警灯警报,有这么多证,更加神秘,警察绝对不敢拦,哪知道你什么来路的。来,我给你违规掉个头看看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Calon:人们常犯的逻辑错误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October 25, 2012 分类:随写随意

兩難推理(False Dilemma)
錯謬:為多於一個答案的問題提供不足(通常兩個)的選擇,即是隱藏了一些選擇,最典型的表現是非黑即白觀點。
例子:薩達姆是邪惡的,所以美軍是正義之師。
解釋:世上除「正邪之爭」外,還有「邪邪之爭」及許多難分正邪的紛爭,所以不能單以薩達姆的邪惡便認定美軍是正義的。

訴諸無知(From Ignorance)
錯謬:因為不能否定,所以必然肯定,反之亦然。
例子:沒有人能證明鬼不存在,那麼鬼肯定存在。
解釋:總有些事是既不能否定,亦不能肯定的。除了肯定和否定,我們還可以存疑吧!

滑坡謬誤(Slippery Slope)
錯謬:不合理使用連串因果關係。
例子:遲到的學生要判死刑。因為遲到是不用功的表現;將來工作也不勤力;不勤力導致公司損失;公司損失就會倒閉;公司倒閉會使人失業;失業造成家庭問題;家庭問題導致自殺率上升,為了防止自殺率上升,我們應判遲到的學生死刑。
解釋:滑坡謬誤中假定了連串「可能性」為「必然性」。比方說,遲到是否「必然」是不用功的表現?將來工作又是否「必然」不勤力?答案可想而知。例子雖然誇張,但其實許多時候大家亦會犯相同錯誤而不自知。

複合問題(Complex Question)
錯謬:一條問題內包含兩個無關的重點。
例子:你還有沒有幹那非法勾當?(你有幹非法勾當嗎?是否還有繼續?)
解釋:簡單的一句提問,其實隱藏了兩個問題。你給予其中一條問題的答案,並不一定和另外一條的一樣。例如你有幹非法勾當,但未必等於你還有繼續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

开会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August 18, 2012 分类:随写随意

一、人多的会议不重要,重要的会议人不多。

二、解决小问题开大会,解决大问题开小会,解决重大问题不开会。

三、上会的事不一定要真干,真干的事不一定要上会。

四、会上发表的意见不要太当真,会下交换的意见一定要认真。

五、开会的人基本不干事,干事的人基本不开会。

谁伴我闯荡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June 30, 2012 分类:随写随意

beyond.jpg

词:刘卓辉
曲:黄家驹(1962年6月10日—1993年6月30日)

前面是那方,谁伴我闯荡;
前路没有指引,若我走上又是窄巷。

寻梦像扑火,谁共我疯狂;
长夜渐觉冰冻,但我只有尽量去躲。

几多天真的理想,几多找到是颓丧;
沉默去迎失望,几多心中创伤。

只有淡忘,从前话说要如何;
其实你与昨日的我,活到今天变化甚多。

只有顽强,明日路纵会更彷徨;
疲倦惯了再没感觉,别再可惜计较什么,始终上路过。

谁愿夜探访,留在我身旁;
陪伴渡过黑暗,让我驱散寂寞痛楚。

寻觅没结果,谁伴我闯荡;
期望暴雨飘去,便会冲破命运困锁。

周敦颐:爱莲说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February 16, 2012 分类:随写随意

作者:

周敦颐(1017年-1073年7月24日),原名惇实,字茂叔,号濂溪,传为三国名将周瑜二十九世孙。道州营道县(今湖南道县)人,北宋官员、理学家,北宋宋明理学创始人。是孔子、孟子之后儒学最重要的发展,在中国思想史上的影响深远。

lotus.png

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世人甚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

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牡丹,花之富贵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;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 牡丹之爱,宜乎众矣。

柴静:认识的人,了解的事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January 1, 2012 分类:随写随意

作者:

柴静(1976年1月1日-),汉族,出生于山西临汾,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、主持人。

十年前在从拉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,我的身边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,她是三十年前去援藏的,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治病而离开西藏。下了飞机下很大的雨,我把她送到北京一个旅店里。过了一个星期我去看她,她说她的病已经确诊了,是胃癌的晚期,然后她指了一下床头有一个箱子,她说:“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帮我保存这个。”那是她三十年当中,走遍西藏各地,跟各种人——官员、汉人、喇嘛、三陪女交谈的记录。她没有任何职业身份,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发表,她只是说,一百年之后,如果有人看到的话,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。这个人姓熊,拉萨一中的女教师。

五年前,我采访了一个人,这个人在火车上买了一瓶一块五毛钱的水,然后他问列车员要发票,列车员乐了,说:“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。”然后这个人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,他说:“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,总是选择服从,但是,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,明天我们就可能被迫放弃我们的土地权,财产权,和生命的安全。权利如果不用来争取的话,权利就只是一张纸。”他后来赢了这场官司,我以为他会和铁道部结下梁子,结果他上了火车之后,在餐车要了一份饭,列车长亲自把这份饭菜端到他的面前,说:“您是现在要发票还是吃完之后我再给您送过来?”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,他说我靠为我的权利所作的斗争。这个人叫郝劲松,三十四岁的律师。

去年我认识一个人,我们在一起吃饭,这个六十多岁的男人,说起丰台区一所民工小学被拆迁的事儿,他说所有的孩子靠在墙上哭。说到这儿的时候他也动感情了,然后从裤兜里面掏出来一块皱皱巴巴的蓝布手绢,擦擦眼睛。这个人十八岁的时候当大队出纳,后来当教授,当官员。他说他做这些事的所有目的,只是为了想给农民做一点事。他在我的采访中说到,征地问题,给农民的不是价格,只是补偿,这个分配机制极不合理,这个问题的根源不仅出在土地管理法,还出在1982年的宪法修正案。在审这期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话:“这个人就算说得再尖锐,我们也能播。”我说为什么,他说因为他特别真诚。这个人叫陈锡文,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。

七年前,我问过一个老人,我说你的一生也经历了很多的挫折,你靠什么来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。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,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。然后他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,旁边放了一副棺材,他就下车去看。那个老农民说因为太穷了,没钱治病,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。这个老人就给了他五百块钱让他回家。老人说我给你讲这个故事是要告诉你,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,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,要执着。这个人叫温家宝,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。

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,她由这些人创造,并且决定。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,能够独立思考的人,能够记录真实的人,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,能够去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,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、不言放弃的人,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,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。只有一个国家能够尊重这样的头脑和灵魂,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。

慕容雪村:梨花飘落的瞬间

作者:reistlin 发布时间:December 13, 2011 分类:随写随意

作者:

慕容雪村,中国当代著名网络作家,东北人,1974年出生。主要作品有:长篇小说《成都,今夜请将我遗忘》、《天堂向左,深圳往右》、《伊甸樱桃》,散文小说集:《遗忘在光阴之外》。最新小说《原谅我红尘颠倒》。 2009年12月29日,他深入江西上饶传销团伙23天,写出《中国,少了一味药》,以亲身经历解析传销骗局,试图将传销者拉出火坑,但是现实是几多无奈。2010年12月,获得了人民文学奖的“特别行动奖”。

(按:前两天民族大学外国语学院请我为2011级新生做了次入学演讲,这是讲稿。因为时间关系,有些话未能在现场讲。)

郭英剑院长让我在这里讲几句话,我想他也许找错人了,因为我不是什么成功人士,收不到激励人心之效。按这个时代公认的标准,成功人士就是要有很多钱,住很大的房子,开很大的车子,如果你是女的,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;如果你是男,身边要带个女的,女的脖子上要戴条几十斤的链子。这些东西我一样也没有,我是个作家,照大多数人的理解,作家这种东西有三个特点:一是穷,二是脏,三是骚。有些青春文学作家穷倒不穷,但后两个特点依然还保留着。就我所见,“作家”这个词跟落魄、潦倒有很大关系,跟二奶和二奶的链子屁关系也没有。我唯一的成就,就是出过几本书,有人觉得还行,有人觉得这纯粹是浪费木材,所以今天站在这里,我自己都有点羞愧,因为我不是什么好榜样。但最后,我还是鼓足勇气站了上来,原因只有一个:我想你们也许需要听一点不同的声音,不同于这时代的主流价值观,不教你发财,也不教你成功,只是几个简单的祝福,祝你正直,祝你聪明,祝你活在某种文明之中,而不是只为了一堆臭钱活着。

19年前,我和你们一样,背着大包小裹,告别故乡来北京读大学。几天之后,系里请了一位长相猥琐、穿着米黄色西装的家伙给我们做入学演讲,我那时比较单纯,也就是傻,在交流环节举手提问:老师,你认为我们大学四年应当怎样渡过?这位老师反问:你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?我说听真话,他说,如果要听真话,那你就要好好学习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、邓小平理论(那时还没有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),奋发图强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,当学生干部,入党,力争做一个对国家、对人民、对社会都有贡献的有用人才。我又问:那假话呢?他说:如果要听假话,我劝你别问这种傻问题了。生活应当怎么过,哪有什么标准答案?生活不是你自己的吗?干吗要听别人的?要我说,大学四年就该率性而活,喝喝酒,跳跳舞,谈谈恋爱,如果你喝完酒、跳完舞、特别是谈完恋爱之后还有多余的精力,那不妨读读书学学文化。我也不劝你贡献国家社会,不,你首先应该对自己有所贡献,其次贡献家人,再次贡献亲戚朋友,最后才轮得到国家和社会。你也不一定要做个有用的人,“有用”是一个特别糟糕的词儿,它简单粗暴,把人当成某种东西。你不是一根木头,不应该考虑自己能打人还是能做劈柴,你有知觉、能感受,是个有血有肉的活人,万物的“有用”都为你而设,你只需要去感受这种幸福,但你自己不应该有用。

阅读剩余部分...